这个日本男人,想用建筑作品对抗日本传统-黔西南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09月24日 16:52 来源:黔西南新闻 编辑:这个日本男人,想用建筑作品对抗日本传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日本男人,想用建筑作品对抗日本传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iPhone11发热严重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柯布西耶的书中有一句话影响了安藤忠雄的一生:“年轻时代的旅行具有深远的意义┊?﹡。”这句话平淡无奇♀∟⊿,但是对安藤忠雄来说却是人生的“咒语”□。他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建筑师?,就拼命攒钱去看世界□。他第一站就跑到巴黎去见柯布西耶┊?。一个籍籍无名的年轻人想见大师当然不太可能?⊙,更重要的是〇,在安藤忠雄坐船抵达欧洲之前◇∴♀,柯布西耶刚好去世了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弟弟成为了拳击手♀⊙⊿,安藤忠雄也学习拳击﹡,打泰拳?♀?,还到泰国参加比赛?∟♀。就是在那个时候♀□⌒,他一个月减掉6公斤↑□,将63公斤的体重一直保持至今〇∵。拳击手的经历让他感受到死亡的气息□⊙∵,也让他懂得要发疯般活着┊□♂。接下来他的人生就是不停地奔跑∵,用尽全力奔跑∴,直到跑出一个新天地⊿∵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20世纪60年代♂。上天其实眷顾每一个努力奔跑的人〇。安藤忠雄在巴黎的时候﹡,正好赶上法国的1968年学生运动┊⊙⊙,他虽然饿着肚子〇,也走上街头⌒,像法国年轻人那样扔石子?♂◇。一个拘谨的日本青年〇?,就那么不经意间在追寻建筑传统中融入了西方世界的反叛潮流〇∴。所以△□┊,抛开建筑作品☆▽,读安藤忠雄的书∵,你会发现他是一个批判型知识分子⊿。他对日本都市的现状强烈不满♂↑〇,对“现代性”也投上怀疑的一瞥┊,他要用自己的建筑实践去改变世界♂◇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专门去看过中之岛∟♀,在那里跑了6公里∟,也曾在京都站转车△♂♂,心中想♂↑♂,如果安藤忠雄的设计变成现实☆?▽,那该多好啊☆。尤其是京都站♂,安藤忠雄的想法是像贝聿铭在卢浮宫前竖一个金字塔那样◇,用一个现代而挑衅的形式□∟⊿,来对抗并激活京都的传统⊙,可惜因为占地和预算〇,最终没能实现↑⌒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藤忠雄的环球旅行△,用现在的眼光来看?,比穷游还要穷⌒〇□。在法国的时候∵♂,他曾经没钱吃饭?〇,每天“靠法式面包和水果腹”——注意∵,不是水果♀?﹡,是用水来“果腹”♀◇△。这种饥饿感和年轻时打拳对死亡的恐惧⊿,成为他身体最深刻的记忆♂♂♀。所以∴△〇,他会一直刻意把自己的体重保持在63公斤♂◇。这不是现在年轻人所向往的“瘦”π◇π,而是让他时刻保持年轻时奔跑的感觉△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日本男人△,想用建筑作品对抗日本传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藤忠雄和司马辽太郎一样∟□⊿,都是大阪人◇⊙。他有一天在书店看到法国建筑大师勒·柯布西耶的《走向新建筑》⊙∵π,极为震撼π。没钱买♂△〇,就每天下班后去看一会儿∴☆□,然后把它藏在书堆最里面♂∵⊿,第二天再去找出来看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《安藤忠雄:肉体、旅行与建筑》《中国新闻周刊》/张丰发于2019.9.23总第917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在大阪参观司马辽太郎纪念馆┊♂,感受最强烈的是书的震撼∟▽♀。记者福田定一进入历史写作领域┊﹡,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“司马辽太郎”π,向司马迁致敬∴,表示距离司马迁很“远”⌒,同时“辽”本身也有辽阔之意∟。他本人的写作确实称得上辽阔▽↑┊,他的五万册藏书则是另一种辽阔☆,最终被纪念馆设计者安藤忠雄全部安放在墙上△〇﹡。书墙直达天际↑,每一本书的封面都朝向参观者△♀,而不是像图书馆藏书那样只露出书脊⌒∵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日本男人?〇,想用建筑作品对抗日本传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人〇〇,心中常怀愤怒↑♂。他在回忆录里谈得最多的∴?,是他的大阪中之岛和京都站的方案▽◇π,这两个方案都进入最后阶段□△,但由于种种原因落选了□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家伙即便早已名满天下↑▽♀,也像年轻时候一样热烈⊙?。他更喜欢有活力的大阪▽↑,而不是东京♀☆♀。但是▽♀,他也把自己的家乡称为“对手”▽△♂,这个词能够看出拳击手经历对他的影响⌒⌒。他的想法是⊙π▽,通过自己的建筑作品♂□♂,在城市中布下一个又一个“战略据点”♂↑,不仅是营造空间△♂∟,也启发人们的思考?♀﹡。他故意把建筑的一部分“埋在地下”(淡路岛的本福寺和司马辽太郎纪念馆都是这样)⊙,其实是对抗千城一面的城市更新□◇π。他心想♀,埋在地下⊿,不引人注意⊙,也就会更长久吧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35期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:百度指数